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逃票硬闖黃山“禁區”被困,“熊游客”為3206元救援費埋單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6-23 07:39:16

每經編輯 孫志成    

在一些人眼中,如果一生中不走天涯,不去一些常人不敢去的地方,那生命就是不完美的。

不管是不是出于這種想法,近年來,越來越多的“驢友”在景區游玩的時候,不顧相關部門的警告,執意深入景區一些未開發完畢的危險地區,最終導致自己深陷險境,景區和相關部門不得不花費大量人力物力,來營救這些“熊游客”。

游客不買票進黃山遇險

據央視新聞報道,6月1日上午,安徽游客王某某未購票直接進入黃山風景區未開發未開放區域陷入困境。接到報警求助后,黃山風景區管委會迅速組織人員參與救援,于當天下午兩點五十分左右,在朱砂峰東側斜坡發現了王某某。

安徽黃山風景區溫泉派出所所長江成平表示:朱砂峰是黃山36主峰之一,目前為止它是沒有開放、沒有路的,朱砂峰的兩側都是懸崖,垂直角度都有90度。

確認具體地點后,救援隊歷時7個多小時,才成功將王某某安全救出。

據記者了解,這次救援,黃山風景區管委會共組織公安、消防、醫療急救人員27人,以及4名環衛、旅游服務人員參與被困游客方位研判、搜尋、救援、醫療急救、后勤保障等工作。這次救援包括公共救援和有償救援兩部分,經事后計算,發生費用累計15227元,其中有償救援費用3206元。有償救援費用主要包括:非管委會工作人員4人的勞務費用1632元;交通費用1024元,交通費用包括車輛費用304元,索道費用720元;另外還有后勤保障費用550元。


這次救援活動中,黃山風景區管理委員會還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實施了公共救援。由此產生的12000多元的公共救援費用仍是黃山風景區承擔。

根據《黃山風景名勝區有償救援實施辦法》有關規定,凡違規逃票私自進入或不聽勸阻擅自進入未開發開放區域而遇險的游客,將自己承擔相應的救援費用。在成功實施救援行動后,景區工作人員及時向王某某告知了相關制度和規定,王某某表示已認識到自己的過錯,并愿意承擔救援費用。

目前,黃山風景區正進一步強化景區未開發未開放區域的常態化巡視和攔阻設施維護,開展相關案例警示宣傳,引導更多的游客在黃山風景區安全出行,文明旅游。

據黃山風景區綜合執法局救援大隊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黃山風景區全年共堵截驢友到未開發未開放區域的旅游探險行為24批,212人次。但自2018年7月1日《黃山風景名勝區有償救援實施辦法》頒布實施后的近一年來,這一數字僅為3批41人次。

游客遇險,景區救援,費用該誰出?

近年來,游客擅自進入景區未開發區域遇險的新聞屢見不鮮。

2018年8月,內蒙古土左旗公安局陶思浩派出所民警接到秦先生報警稱,他的弟弟和其他7名人員從古雁溝進山探險游玩,從傍晚開始一直聯系不上,推測是迷路了,請求幫助。接警后,陶思浩派出所民警意識到情況緊急,立即集結派出所3位民警,并通知土左旗消防大隊,聯合進山實施救援。與此同時,幾名對附近路況非常熟悉的驢友也主動與派出所民警取得聯系,申請加入救援行動。

當日23時30分許,裝備齊全的派出所民警和消防大隊官兵、熱心驢友,共同組成救援小組從古雁溝口進山。因為8名被困人員的手機全部處于無信號狀態,大家只能用強光手電照亮山路,大海撈針一般搜尋著被困人員。然而,搜索過程遠比大家想象的更為險象環生。救援小組攀過濕滑的巖壁、趟過極不平整的河谷石灘、借著手電筒微弱的光芒,在雜草荊棘中艱難地行走、奮力地尋找,一直走到古雁溝盡頭仍一無所獲。救援隊調整思路,決定兵分兩路從河谷盡頭峭壁東西兩側分別上山尋找。然而,上山的過程更加艱險,可是面對腳下十多米深的懸崖峭壁卻沒有一位救援人員退縮。大家就這樣一邊徒步前行,一邊呼喊著被困人員的名字。這一夜,救援人員翻過數座山頭,卻沒有任何線索。天漸漸亮了起來,救援人員整夜都沒有休息,加上沒有補充食物和飲用水,大家幾乎已經體力透支,但沒有任何人退縮。

歷經9個小時的搜尋后,天已經大亮。民警溫錦源終于在古雁溝東側山下的一個河谷內發現了其中4名被困驢友。見到救援小組,他們激動的歡呼起來。一個多小時后,在這4名驢友的指引下,另外4名被困驢友也在另外一座山的山頂上被成功解救。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3月5日,驢友馮浩與女朋友林夕、隊友李志森三人同行,徒步穿越1500多公里的羌塘無人區。但是在行程過了10天后,馮浩告訴女友“想一個人走”,于是拋下女友和隊友獨自離開,但是等李志森和林夕44天后(4月18日)走出無人區,卻發現馮浩失聯了。隨后,當地警方展開救援。

50天后,馮浩才被找到。5月6日晚,西藏安多縣林業局對非法穿越國家自然保護區的李志森、馮浩以及馮浩女友林夕(化名)三人作出行政處罰,各罰款5000元。對于這份處罰決定,李志森表示接受,然而馮浩和林夕對處罰有異議。馮浩認為他是初犯,罰款5000元有點高。而林夕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一分錢罰款都不會交。隨后,“失聯50天小伙不接受被罰五千”在網絡引發熱議。

5月7日下午,據紅星新聞報道,馮浩回應了他和林夕不接受處罰的原因:他不知道處罰的標準是什么,自己為什么是最高額罰款;只要安多縣林業局拿出搜救的證據,他會支付搜救的相關費用。他還說,他只想好好享受荒野,是隊友把他炒作成了“奇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讓我很無奈。”

早在2015年,新疆、青海、西藏就聯合發布,禁止一切單位或個人進入阿爾金山、可可西里、羌塘三大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開展非法穿越活動的公告。

2017年5月,西藏林業廳再次重申,并發布《關于禁止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組織非法穿越活動的公告》,其中提到,為保護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環境,嚴禁在羌塘組織或進行非法穿越活動,嚴禁通過羌塘向阿爾金山、可可西里進行非法穿越活動。如進入均為非法穿越,一經查處將追究刑事責任。

2018年6月18日,秦某某等7名驢友穿越四川臥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時發生意外,其中一名女隊員王某某遇難。據四川臥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發布的公告稱,該事件屬于違規穿越事件。7人未經批準,違規進入臥龍保護區的緩沖區和核心區、并造成一人死亡的嚴重后果。臥龍森林公安機關對秦某某等6人進行了嚴肅批評教育,對6人給予每人5000元的林業行政罰款處罰。鑒于王某某已死亡,不再對其行政處罰。上山運送遺體及在臥龍的善后處置費用,暫由遇難者家屬全額支付。

多家景區出規定“有償救援”

2018年8月,四川甘孜州稻城亞丁管理局發布公告,正式公布甘孜州稻城亞丁景區有償搜救制度:景區實行有償搜救,分不同區域,搜救費用為1.5萬元起。8月23日,稻城亞丁管理局法規科副科長王飛告訴成都商報記者,該制度出臺,是基于每年因搜救非法登山、穿越者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該制度出臺前咨詢過法律專家,并進行過多次調研,考慮有償搜救和人道主義救援共存等問題,主要是通過收費,對違規穿越者起到震懾、警示的作用。王飛表示,有償搜救采取先支付再搜救的方式,但如果在對方放棄有償搜救的情況下,出于對生命的尊重,景區還是會對違規穿越者進行搜救,但范圍僅限于自然保護區內。

2018年9月,四姑娘山景區也啟動了“有償救援”制度。據四姑娘山景區戶外運動管理中心負責人介紹,“有償搜救”所針對的是不遵守規定而被困的游客,對于遵守規定而被困的人員,則采取免費的方式。四姑娘山啟動有償救援的背景是:游客違規穿越四姑娘山的現象增多,安全風險增大。據四川在線報道,從2004年至今,四姑娘山因違規登山、違規穿越引發的大事故有30多起,造成20多人死亡。“管理局每年對違規穿越景區的遇險人員進行搜救的費用超過了50萬元,浪費了財力物力和公共資源。”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旅游法》第八十二條規定:旅游者在人身、財產安全遇有危險時,有權請求旅游經營者、當地政府和相關機構進行及時救助。旅游者接受相關組織或者機構的救助后,應當支付應由個人承擔的費用。

但是有關于“有償救援”的爭議卻一直存在。

支持“有償救援”的人認為,驢友擅自進入未開發地區導致自己遇險,相關部門的救援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花費了社會資源,驢友理應支付相關費用。

以驢友為主導的陣營認為,公民在任何情況下遇到了危險,國家公共資源都有義務給予救援,不管動用了多大的公共資源,國家都應當無條件承擔,這是國家應當做的事。

不知道你怎么看呢?

每日經濟新聞綜合紅星新聞、央視新聞、北京青年報等

本文封面圖及文中使用圖片均來自攝圖網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黃山 有償救援 救援費用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