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暗訪揭秘高端酒店用工亂象:工資標準成擺設,“短工長用”埋隱患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6-28 19:29:49

記者暗訪所見酒店行業非全日制員工用工亂象背后是沉疴宿疾——在服務行業,以經營風險和品牌形象作為賭注,以非健康方式壓低人力成本,換來的是行業內的惡性循環。

每經記者 李少婷 韓陽    每經編輯 陳俊杰    

 

 

在豪華酒店花費3000多元住一晚或者花1000多元吃一頓,你很難發現角落里服務的小哥是個新面孔。

不用培訓、沒有門檻、健康證可有可無、身份來源概不核查,微信群里喊一嗓子,招到人就干活。“16元/小時,月薪4000元起,急招潘家園附近五星級酒店洗碗工。”每天,類似的信息在多個以兼職為主題的微信群中傳遞,串聯起了五星級酒店的用工需求和勞動者的工作需求。

信息的發布者類似于“包工頭”,多是來自勞務派遣公司,在用工單位和勞動者之間扮演著中介的角色。這里也有行規,招募短工的高端酒店一般不被指名道姓,地點成了雙方的暗號,薪資則明碼標價。

在微博大V花總曝光五星級酒店“杯子的秘密”后,外界對于高端酒店衛生狀況的不信任度驟然上升。高端酒店的經營壓力、成本控制與品質保障被認為是一個惡性循環。

“只是冰山一角。”一位“包工頭”向記者坦言,“杯子的秘密”之后,酒店客房清掃人員的布草回歸到了5條毛巾的標準,但高端豪華酒店在用工上存在更多亂象。

近段時間以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北京四季酒店、北京朝陽悠唐皇冠假日酒店、首都賓館、北京工大建國飯店等高端酒店暗訪,發現這些酒店均存在長期使用小時工形成短工長用,且薪資達不到政府規定的最低工資標準,短工門檻低、無培訓甚至后廚無健康證等現象。

酒店行業非全日制員工用工亂象背后是沉疴宿疾——在服務行業,以經營風險和品牌形象作為賭注,以非健康方式壓低人力成本,換來的是行業內的惡性循環。

最低工資標準成擺設:國資外資大酒店均涉嫌違規

小時工的正式稱謂是非全日制從業人員,自2018年9月起,北京市非全日制從業人員小時最低工資標準由22元/小時提高到24元/小時,法定節假日時,非全日制從業人員小時最低工資標準確定為56元/小時。

作為一種保障制度,最低工資標準目的是確保職工在勞動過程中至少領取最低的勞動報酬。北京市從業人員小時最低工資標準幾乎每年都上調,但在酒店行業的實際操作中,20元/小時的工作都十分少見,市場價格仍然停留在至少3年前的水平。

近期,《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小時工身份工作于北京漁陽飯店和北京四季酒店,并走訪了首都賓館、北京工大建國飯店和北京朝陽悠唐皇冠假日酒店。

其中,北京四季酒店是國際性奢華酒店管理集團四季酒店在北京的唯一分店;北京工大建國飯店有限公司由北京工業大學通過北京北工大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全資持有;首都賓館為國有企業;北京朝陽悠唐皇冠假日酒店為洲際酒店集團旗下酒店,洲際酒店下設七大品牌,皇冠假日酒店被定位為全球高端品牌;北京漁陽飯店被第三方酒店預訂平臺介紹為北京豪華酒店榜TOP50。

“24元/小時??不可能”“一般15、16元/小時的多,17、18元/小時的很少”“最高才16(元),過年的時候才18(元),不可能20(元)。”記者走訪調查過程中,多位在五星級酒店工作的非全日制從業人員表示。

有領隊稱,有時酒店也無法給足24元/小時。“酒店不給啊,酒店才給我們20元/小時,我們還得上票(開具發票)。長期的(小時工)才16元/小時,臨時的現在都14、15元/小時呢”。

北京市旅游行業協會飯店人力資源分會副會長高國繼介紹,各家酒店付出的非全日制員工工資不盡相同,大致在18元/小時~24元/小時。一般只有頂尖酒店可以給到24元/小時,高星級酒店可能給到22元/小時~24元/小時,相對低端一點的可以給到18元/小時、20元/小時或22元/小時。

“超過24元的幾乎沒有,能夠最高給到政府規定的(24元/小時的最低工資標準)就已經不錯了。大部分企業沒有完全遵守這個規定,它們還是想壓低價格。”高國繼表示,最低工資標準在酒店行業很難落地。

作為業內人士,高國繼能夠理解酒店的難處——運營成本越來越大,盈利空間越來越小。高國繼稱,近20年來,高端酒店的價格水平上漲幅度趕不上用工成本上漲幅度,為了尋求利潤空間,壓縮人力成本是必然選擇。此外,就整個酒店行業而言,大品牌的酒店房價兩三千元一晚,可以支撐24元/小時的成本,有些酒店的價格難以支撐,但勞動力是一個群體,用工成本都是一樣的。

記者致電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政策咨詢服務電話,對方表示,不論是否有中介單位,非全日制從業者到手工資不得低于24元/小時,否則就是違反了政策規定。

如果酒店支付的小時工資低于小時最低標準,員工有權利要求酒店補足。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劉仁堂律師說,“政策規定是按24元/小時給,如果給不到,員工是可以申請勞動仲裁的”。

酒店用短工暗藏利益鏈:中間環節吃掉勞動者工資

記者以小時工身份進入北京四季酒店中餐廳后廚 每經記者 韓陽 攝

“進去不用說話,里面很多都是機器人。”李華(應受訪者要求,使用化名)告誡即將進入酒店兼職微信群的記者。李華已經在北京做高端酒店小時工領隊超過5年,能輕易解析兼職群內每個地鐵口所指代的高端酒店,以及時間段所代表的工作內容。

根據李華的總結,酒店行業的用工包括正式工、實習生以及小時工,至于小時工所占的比例,“看酒店缺人缺到什么程度”。一般而言,五星酒店與勞務派遣公司簽訂合同,勞務派遣公司負責滿足酒店的用工需求。

在勞務派遣公司和小時工之間,“領隊”的角色類似于“包工頭”,負責招募小時工。“小時工向我找工作,我用我的信譽證明我能穩定地把錢給小時工,而且找到適合小時工的工作,對于酒店來說,我們能滿足酒店的用工需求或其他特殊需求。滿足這兩方的需求,我就可以去和中介談價格。”李華介紹道。

酒店、中介公司、領隊、小時工形成了一個酒店用工的鏈條,處在末端的小時工所拿到的工資也經過了幾輪抽成。李華說,臨時日結小時工,領隊從小時工應得的每人每小時工資中抽成2元~3元,長期小時工,領隊抽成比例較低,每人每小時1元。

“當時北京市規定的小時工最低工資是16元/小時,但是酒店把活報給大勞務公司是16元/小時,大勞務公司給小勞務13元/小時,小勞務給小時工11元/小時,甚至8、9元,有時再有個小領頭會變成7元/小時。”一位早年間曾在酒店行業做小時工的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對照李華的說法,酒店用工的利益鏈條目前顯然沒有發生變化。

利益鏈條中,中間環節(勞務派遣公司、領隊)的抽成并不固定,小時工在鏈條末端處于被動位置。

“勞務公司還不是很規范,它們太追求短期利益了。”高國繼介紹。高國繼曾任多家五星級酒店總經理,在酒店管理行業從業20余年,他也是針對酒店領域的互聯網勞動力資源平臺“快樂e工”的投資人。

酒店尚且還有星級評定標準,高國繼表示,但勞務派遣公司目前沒有標準,大小不一,雖然有勞務派遣資質的約束,但資質不難獲得,甚至業內存在沒有資質但私下運作的情況。“因為這個市場比較亂。亂的話就會導致很多勞務公司追求短期利潤,而不是追求品牌。你聽過哪個勞務公司做出品牌的?”

對于服務行業而言,從業者的素質直接關乎服務的質量。中間環節的混亂無疑給服務至上的酒店行業帶來極大隱患。高國繼認為,酒店方面提供的工資水平相對固定,中介環節追求利益最大化,將小時工工資壓到最低,決定了招來的員工大多質量不高,從而影響了酒店的服務甚至衛生水平。

在針對北京地區五星級高端酒店的走訪調查中,記者曾以臨時工身份進入北京四季酒店擔任傳菜生工作,在未提供健康證的情況下,可以進入四季酒店中餐廳后廚,直接接觸菜品。實際上,李華表示,目前大部分五星酒店招工時都會要求應聘者持有健康證,但在實際操作中,沒有健康證也可以從事工作。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五星級酒店 暗訪 酒店臨時工 工資標準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